2018年5月

原标题:台湾远东航空26年机龄客机漏油 回应称误触开关所致

据台湾媒体报道,日前有民众目击,台北松山机场一架远东航空公司的飞机,机腹和机翼突然喷出黑油,松山机场和远东航空解释,是地勤人员误触开关导致漏油。不过,根据了解,这架漏油飞机机龄已达26年,面临退场机制。

这架远东航空麦道飞机3月31日,被民众目击机翼和机腹突然喷出大量黑油,机身一度冒出白烟,当时有大批消防员赶到现场。松山机场方面解释,是地勤人员要将飞机拖回维修厂时,不小心碰到开关,导致漏油。

台北国际航站主任 徐乃新:它预定要修左发动机嘛,那修左发动机的时候,它的开关应该是关掉的,但是大概因为碰到了开关,变成打开了,油就喷出来了。

远东航空后续回应,当时这架飞机是要进行例行性维修,在更换燃油泵时,地勤人员误触开关导致漏油,机上没有任何乘客,也没有影响其它航班。

不过据了解,发生漏油的飞机,机龄已经届满26年。而远航一共有八架麦道飞机,机龄都在20年到27年。

根据台交通部门民用航空运输规则,从明年元旦开始,民用客机机龄不能超过26年,这样一来,包括发生漏油的飞机,远航将有四架飞机得退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卡塔尔航空要求台机组人员国籍改“Chinese” 台涉外部门称无筹码可反制

卡塔尔航空发给公司员工的内部邮件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徐亦超]据台湾“中央社”10月3日报道,台当局涉外部门今天(3日)声称,在卡塔尔航空工作的台湾空中服务员登记证(ID)上的“国籍栏”,9月时在中国大陆的“压力”下,由“Taiwanese”改为“Chinese(TWN)”,涉外部门已透过管道“表达抗议”。

报道称,台涉外部门3日上午举行例行记者会,“亚西及非洲司司长”陈俊贤称,现在约有100多名台湾人在卡塔尔航空担任空服员,本来登记证国籍都写“Taiwanese”,但9月时,明显因为“中国大陆施压”,被改为Chinese(TWN)。

陈俊贤表示,台湾在卡塔尔没有设立“馆处”,卡塔尔航空也没有飞台湾,但涉外部门还是透过管道去“表达抗议”,希望卡塔尔航空改回来。他声称,这件事不是卡塔尔政府的问题,而是私人航空公司的内部规定,可能是因为有飞中国大陆的航线而受到“压力”。

陈俊贤说,因为卡塔尔航空没有飞台湾的航线,台当局没有“商业筹码”可以运用,目前对方还没有任何回应;过去阿联酋航空曾发生类似的事情,但因有飞台湾的航线,后来对方有“改回来”。

卡塔尔航空台籍机组人员上月28日向岛内绿媒“投诉”,称大约一周前,台籍机组人员发现公司在未告知情况下将他们的“国籍”由Taiwanese改为 “Chinese (TWN)”。机组员向公司反应,公司回复是回应是应大陆出入境部门的要求。对此,卡塔尔航空在台总代理飞达旅游当时表示,无法回应此事。而台“民航局”则声称,卡塔尔航空无飞台航权,没有航班飞来台湾,若有此事会洽陆委会协助处理。

据了解,阿联酋航空今年5月被曝要求台籍空服人员统一将服务围裙上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扣饰换下,并改配戴中国国旗,所有台湾籍组员无一例外。事发之后,不少岛内“独派”扬言抵制阿航,并涌入阿航主页抗议。其后,阿联酋航空新闻发言人“软化”声称,“此前邮件发送有误”,允许未来台籍空服人员的装束上不带任何旗帜图案。

针对台湾问题,中国政府曾作出过多次回应。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曾表示,一个中国原则得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外交部也曾多次指出,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女儿与自己不像 长大后个子高得“离谱”鉴定报告女儿名字、出生日期写错……

质疑7年前所做亲子鉴定有问题

男子起诉省医院想重新鉴定

女儿到底是不是我的

2014年,宋默去看望女儿,发现14岁的女儿宋晓长到了1米8。他和前妻都只有1米6多,女儿却长得这么高,长相也不像,“我怀疑女儿不是我的”。宋默要求再次做亲子鉴定,遭到前妻拒绝。

想到自己手头那份连女儿名字、出生日期等都弄错的鉴定报告单,宋默早已种下的怀疑的种子长成苍天大树,“我百分百肯定这个女儿不是我的”。2016年7月,宋默将给他做亲子鉴定的省人民医院起诉到了法院。

9月7日,海口秀英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宗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

南国都市报记者何慧蓉

1疑云

他和前妻都只有1米6多

女儿身高超1米8

宋默其实早就怀疑宋晓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在他和前妻吴云的婚姻中,他们多次因此发生争吵。后来,两人决定离婚。在离婚协议中,两人约定宋默和宋晓做一次亲子鉴定。

2009年7月底,宋默和吴云一起来到省人民医院,办理了委托手续。宋默还记得,签订委托合同当天他交了2400元,医院方没有让他留下联系方 式。他和女儿是在第二周的周一抽血取样的。8月初,省人民医院亲子鉴定中心(2010年下半年已不存在)出具鉴定报告单,证实宋默和宋晓具有血缘关系。这 个鉴定,让宋默略微安心。

但随着女儿长大,他的怀疑再度萌生。“女儿长到了1米8多,我和前妻吴云身高都是1米6多,而且长得也不像”,宋默在庭审中称,2014年,他跟吴云提出再次做亲子鉴定。这一次,吴云不同意。吴云对宋默说,女儿已经长大了,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对她的伤害太大。

宋默坚持要个结果,在与吴云沟通未果后,他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当时,法院采信了省人民医院出具的鉴定报告单,驳回了宋默的诉讼请求。自此,吴云 母女俩就不太理会宋默。宋默不愿放弃,“只有撤销了这份鉴定报告单,才能再做一次鉴定”,宋默说,这份鉴定报告单确认无效,他才能要求前妻让他和宋晓再做 鉴定。

2质疑

女儿名字出生日期都出错

医院称这是作废报告单

除了女儿的身高、长相及对自己的感情等让宋默认为亲子鉴定报告单不可靠外,宋默表示,亲子鉴定本身也存在多处问题。

在起诉状中,宋默列举了10多处问题,包括签订委托合同的是省人民医院法医鉴定中心(现已改名司法鉴定中心),但给他做鉴定及出具鉴定报告单的 却是亲子鉴定中心;报告单在前妻吴云的要求下提前作出、现场人员栏空白、也没有照片、红色公章、鉴定许可证等相关资料,且给他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单中将宋 晓名字写错,出生年份“2000年”也错写成“2004年”等。

宋默认为省人民医院在其亲子鉴定中存在诸多过错,请求法院撤销该份亲子鉴定报告单,确认报告单无效,不可采信,并请求再做鉴定。

此外,宋默要求省人民医院返还2400元亲子鉴定费及利息,赔偿其因此造成的误工费及交通费7600元,并登报致歉。

省人民医院委托代理人则表示,该医院对宋默及宋晓的鉴定不存在过错。

医院方称,当时该院的亲子鉴定中心是法医鉴定中心的隶属机构,经省卫生厅审批,具有鉴定资格。宋默手中其中一份存在名字、出生日期错误的报告书 是鉴定人张婷签发时发现错误已经作废的报告书,宋默趁鉴定人不注意时拿走并做了复印,再欺骗另一鉴定人签名并加盖亲子鉴定中心章(该说法遭宋默否认)。而 鉴定报告单是私人委托,并没有如现有标准要求,当时只出具检验报告单,盖亲子鉴定中心章。省人民医院坚持其在对宋默、宋晓的鉴定过程程序合法,鉴定结论科 学有效,请求驳回宋默诉讼请求。

当时给宋默及宋晓做鉴定的其中一鉴定人张婷出庭作证,对于宋默询问的当时的情况,她表示自己只是做实验的,其他的多数表示“不清楚”“不记得了”。

因省人民医院一方拒绝调解,该案未能调解。法庭未对此案进行当庭宣判。

(涉案人物为化名) 来源: 南国都市报

相声“成也原始,败也原始”,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成”会得到进一步放大,“败”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

有一年春节,我没留在北京,而是和慧聪集团的董事长郭凡生一家相约,选择加勒比这条航线,经历了一次有意思游轮旅行。

爱是一种逃避开世间的一切琐碎、无聊、丑陋、平庸的办法。当人爱的时候,生命得到了升华。

老板说,部门官员流行着“三不”:不吃请,不收礼,不办事。吃饭请不到人,送礼没人敢收,但要办事也是能拖就拖,苦恼得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