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租生活”来了?七成受访青年体验过以租代买

  发展租赁经济,59.8%受访青年期待加强个人信用建设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租代买的生活方式逐渐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所接受。从服饰箱包到数码产品,从家用电器到儿童玩具,几乎日常生活中的所有物品都可以通过租赁的方式来使用。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56名18~35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0.9%的受访青年体验过以租代买的消费方式,57.4%的受访青年认为物品更新换代快,租用可以随时体验最新潮流。为方便年轻人体验以租代买的生活方式,59.8%的受访青年建议加强个人信用建设,58.0%的受访青年建议加强信息安全,保护个人信息。

  受访青年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29.2%,二线城市的占45.5%,三四线城市的占21.7%,城镇或县城的占2.9%,农村的占0.6%。

  交通工具和电子产品是受访青年租用最多的物品

  在深圳工作的张淼(化名)因工作原因几乎每年都要出席几次商业晚宴,每次都需要搭配衣服和首饰。“买一套下来花费不低,这些衣服首饰一年就用几次,购买并不实惠,而且服装潮流一年一个样,今年穿的明年就过时了,我就租来穿”。

  在北京工作的青年教师杨云(化名)经常会为孩子租玩具。“孩子玩玩具就是个新鲜,像积木玩具,拼完一次就不会再玩了。买回来不划算,都堆在家里占地方,二手市场有时也卖不出去,扔了又可惜。租玩具就很方便,还有利于循环使用”。

  调查显示,70.9%的受访青年体验过以租代买的消费方式。受访青年租用最多的物品是电动车、汽车等交通工具(41.4%),其次是电子、数码产品(37.1%),其他还有:衣服和鞋包(25.1%)、书籍杂志(19.3%)、首饰及装饰品(18.3%)、电器(16.2%)、体育用品(12.1%)、办公用品(11/0%)、乐器(9.6%)和玩具(7.0%)等。

  在北京读研究生的于畅曾用租来的水下相机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她觉得租用物品可以随时尝鲜,用较低的价格使用到最新的高科技产品。

  张淼觉得租赁性价比高。“年轻人都比较喜欢一些牌子货,但经济水平有限,租用的话就能满足这种对品牌的追求,用较少的钱获得更好的消费体验”。

  “如果是一些使用频率不太高的东西,租用的话可以增加物品的流通循环。如果自己买来用,很有可能用几次就闲置了,租用能让物品发挥更大价值。”杨云说。

  对于以租代买这种形式的出现,57.4%的受访青年认为是由于物品更新换代快,租用可以随时体验最新潮流;53.8%的受访青年认为是由于现在的年轻人追求务实经济的生活方式;51.7%的受访青年指出是由于人们消费观念转变,更注重物品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42.1%的受访青年觉得循环经济不断发展,租用更加低碳环保;30.3%的受访青年指出是为了体验更加丰富多样的消费生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张影分析,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给侧的变化让以租代买这种形式成为可能,为人们的消费提供了更多选择的可能性,再加上消费者偏好的变化,让更多生活化的物品进入到了租赁的视野中,也进一步促进了租赁市场的发展。“租赁行业的运营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提高物品的使用效率,让物品发挥更大的价值,这和购买物品有很大的区别”。

  发展租赁经济,59.8%受访青年建议加强个人信用建设

  “我对电子设备很着迷,经常看一些‘黑科技’产品。新品往往比较贵,租用能满足我的需求。”于畅说,租用物品提升了自己的消费体验,她以后会更多地尝试租赁。

  张淼指出,在一些人心中,租赁的生活方式还不那么让人接受。“人们想到要去租用什么东西,更多是为了短期体验或者是为了某个特定场景、解决某个问题。比如家里人要出去玩没有车,就会租个车;要出席活动了,就租一件适合的衣服”。

  调查中,34.8%的受访青年表示可以接受长期以租代买,49.9%的受访青年只能接受短期以租代买,5.5%的受访青年完全不能接受以租代买,9.8%的受访青年表示说不好。

  以租代买会不会影响生活质量?调查中,35.5%的受访青年觉得会。45.5%的受访青年觉得不会,其中,17.6%的受访青年觉得这样会提高生活品质。19.1%的受访青年回答说不好。

  张淼觉得租赁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提升,比如货源、租赁要求等,“比如有的租衣服平台要求3件起租,但我可能就只需要一件上衣,就比较麻烦”。

  “很多物品的租赁是近几年才兴起的,所以我感觉一些配套设施还不够全面。购物是一次性完成的,相对简单,还总有不少售后问题。租赁是循环使用,涉及的问题也更多。”杨云说,她给孩子租玩具时发现拿到手的玩具车一个轮子有问题,赶紧联系了客服证明物品不是自己损坏的,“多亏拿到后就检查了一下,不然退租时就有可能要承担损坏责任了”。

  在租用物品过程中,受访青年有什么担心和顾虑?调查显示,受访青年最担心的是租借中个人信息被泄露(52.3%),其次是有其他人的使用痕迹(51.7%),其他还有:租用品有损耗、影响使用(46.9%),租用品来源质量难保证(40.1%),租还过程操作繁琐(36.9%),租用品损坏赔偿难界定(32.0%)和服务纠纷难解决(16.8%)等。

  张影分析,目前以租代买还处于探索和发展的过程中,“现在可以租的东西太少了。有效的租赁行为需要一定的社会基础设施,要对租赁双方都形成约束”。张影建议年轻人用更加积极的心态对待租赁这种消费方式,“可以尽可能多地尝试,同时要做一个负责任的消费者,加强自己的信用”。

  “以前人们喜欢购买,觉得东西买下来才是自己的,对于租来的东西不够爱惜,这样不行,不利于物品的循环利用。”杨云说。

  张淼觉得租赁本身也是一种消费,需要根据实际需求来选择,“超出消费能力依然是不理性的”。

  调查显示,对于以租代买这种消费形式,59.8%的受访青年建议加强个人信用建设,按时归还租用品;58.0%的受访青年建议加强信息安全,保护个人信息;48.0%的受访青年建议加强行业规范,完善租赁平台建设;45.1%的受访青年建议理性租用,避免炫耀奢靡;37.8%的受访青年建议合理界定租借方权责,维护消费者权益;19.4%的受访青年建议租赁平台找准市场需求,避免同质化发展。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山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他把鹦鸽带成“戏精” 7分半钟表演惊呆评委重庆杂技团魔术《幻影飞鸽》斩获中国杂技最高奖 23岁表演者李南江讲述训鸟的精彩故事

李南江表演的《幻影飞鸽》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 上游新闻记者 胡杰 摄

  渝中区观音岩七星岗一带总是车水马龙。喧嚣,在走进中山一路159号后消失了。这栋老式楼房是重庆市杂技艺术团办公地,安安静静,散发着历史味道。

  从一楼开阔的杂技排练厅穿过,一扇小门背后,有间不算宽敞的训练室。这是23岁魔术师李南江的“地盘”。至少有半年时间,他在此与几只鹦鹉、鸽子相伴。鸟儿们的配合,帮助他凭借魔术《幻影飞鸽》摘得第十届中国杂技最高奖金菊奖,实现重庆在这一奖项上零的突破。

  问鼎中国魔术巅峰归来,这位95后“玩鸟少年”依然沉默少言,开着电动车往来于嘉陵江上的大桥,车上的笼子里,住着最心爱的小鸟……

  训练小鸟就像带小孩

  训练室藏在办公楼深处,曲径通幽,早上9点,李南江一个人待在里面。嘴里轻轻发出声音,面前一只罩着蓝布的鸟笼里,小鸟啁啾,似乎在与他呼应。他不时从一个小罐子里抓出几粒小米,刚送到笼口,便有小鸟跳跃着前来,毫不客气吃进肚里。

  鸟儿很快吃饱,他轻抚几下鸟背,送它们回到笼里,动作满是爱意。23岁的少年头发染成棕黄,衬出皮肤白皙,腼腆地笑着,新鲜的全国大奖似乎没有在他脸上写下骄傲,“已经是过去时了嘛,每天还是带着它们骑车过江来上班,跟往常一样。”

  他对鸟儿的细心与爱,也一如往常。小小的训练室有两扇门,除了与杂技厅相通的前门,通往纯阳洞一侧还有个后门。两扇门关上会让小屋不太通风,但只要有人进来,李南江便习惯性地把门带上,“这一带流浪猫不少,鸟儿们的安全可大意不得。”

  要让鸟儿们在舞台上完美配合,一切得从培养感情做起。今年春节后准备《幻影飞鸽》,李南江一共养了10只鸽子5只鹦鹉。“它叫‘蛋黄’,刚出生就被我买回了家。”他拉开笼,伸出手指,一只奶气十足的小鹦鹉跳了上来,“那时它连自己啄食都不会,我真是手把手伺候,像它妈妈一样。”

  雏鸟无法自己啄食,李南江想了个办法,将饲料用水泡软再投喂。他每天还花很多时间跟它们说话、玩耍。“像自言自语,但我相信它们有感应,越来越黏我,我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出羽毛,从起初灰扑扑的外表蜕变成漂亮的嫩黄,有种养孩子的欣慰。”

  鹦鸽同台创魔术奇观

  “鸟笼不利于培养感情,所以条件合适我都会让鹦鹉走出限制,停在手臂、手指上,习惯了和人亲近,它们便不再怯场,我甚至带着它们跟朋友聚会,它也可以厚着脸皮赖人家身上。”

  人与鸟的这份信任让魔术节目《幻影飞鸽》得以完成。7分半左右的表演里,不仅有独创的、中外魔术界从未表演过的出鸽形式,还有国内魔术界已多年未见的鸽子、鹦鹉联合表演。

  “鸟儿参与的魔术并不少见,但鹦鹉与鸽子联袂表演已很久没有过了。”重庆市杂技团魔术队队长周昌容说,72岁的她以返聘身份发挥余热,设计节目冲击金菊奖之初,她就很看好李南江,“他本身喜欢和鸟耍,有过变鸽子的基础,我们觉得他也能完美驾驭鹦鹉。”

  除了有基础,周昌容更看好李南江的性格优势。“2011年进团时他才16岁,来报考杂技团魔术队时,团里让‘魔术大王’刘树正老师和我把关,当时他腼腆、单纯、老实,尤其表现出勤奋好学的特质,后来久了我发现,他真是能静下来学东西的孩子,喜欢钻研魔术技巧。”

  李南江却说,接到任务时感觉是很大挑战,“鸽子性格‘爱静',它们也不需要完成什么指令,表演起来相对简单;鹦鹉不同,更加活泼,而且需要配合我的命令完成一些魔术动作,尤其还要它们同台表演,难度不小。”

  最后的舞台呈现堪称奇观——李南江一个漂亮的响指,红丝巾瞬间变白,接着折扇“刷”一下打开,忽然飞出一只鹦鹉;继而又有一块黑色绣布上,闪现一枚蓝色小球熠熠发光,小球突然从绣布跃出,跳到李南江手中,再顺势跳上肩膀,小球闪烁到胸口的项链时,两只鸽子从球中振翅飞出,翩然扇动白羽,此时,小鹦鹉也加入进来与鸽子共舞……

  突破才能给舞台添彩

  “鹦鸽同台还不是最神奇的。”周昌容介绍,李南江最让人惊奇的,是他从小养到大的“蛋黄”完成的“跑全场”,“大多数鸟类魔术中,鹦鹉都只会从魔术师手中跑到肩膀上,我们让鹦鹉一口气从左手跑到肩膀,再一溜烟跑到右手,并顺势跳进鸟笼,惊呆评委。”

  “金菊奖”评委表示,《幻影飞鸽》获得金奖实至名归,“它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悬灯变鸽,鹦鹉悬空乃至增加鹦鹉、鸽子的变出数量,都是难能可贵的创新点。”

  为什么要创新设计高难度动作呢?“如果只重复前人做到的,只表演大家都有的,那么魔术只会停滞不前,舞台没有新意,观众也不感兴趣,我更喜欢不断突破,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李南江说。

  本报记者 赵欣

  赵欣

  现场直击!会飞的汽车、最强越野皮卡、未来混动跑车……小文带你看进博会汽车展区!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汽车展区吸引了来自17个国家的68家汽车企业参展。

  展会现场,炫酷进口车琳琅满目,简直是汽车爱好者的乐园!

  今天下午,跟着文汇报帅帅的记者去逛一逛!

WechatIMG790.jpeg

【现场精彩图集】

WechatIMG866.jpeg

原标题:女贪官热衷奢侈品拿公款补缺口 仿冒一把手签名报销

山东省烟台市某区商务局副局长刘玲玲热衷于进口产品和奢侈品。然而,她的工资收入不高,就借钱消费;随着在欠债泥潭中越陷越深,刘玲玲最后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为高消费,女贪官拿人生当赌注

资料图片

刘玲玲大学文化,十分珍惜本职岗位,经常加班加点,任劳任怨,很快赢得上级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没过几年,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当上了山东省烟台市某区商务局副局长。

随着职务的一步步提升,她沉迷于高消费带来的快感。据了解,刘玲玲虽然只是一名区里的副局长,但消费意识却很超前,热衷于进口产品和奢侈品,经常一堆一堆地买。然而,她的工资收入并不高,也没有大款亲戚支持,高消费对她来说既是欣喜也是痛苦。每次高消费过后入不敷出,刘玲玲都痛恨不已,但她没有止步,而是加大了马力,借钱消费。随着在欠债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四处借钱消费的刘玲玲最后打起了公款的主意,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仿冒单位“一把手”签名报销

2013年4月至8月,刘玲玲因为欠了一大笔外债,资金一时周转不开,便开始打起了单位经费的歪主意。因为,此时的她不仅是区商务局副局长,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区商务局报账员。据办案人员透露,刘玲玲升任副局长之前,一直负责单位的财务工作,是单位的报账员。她升任副局长之后,由于局里工作人员少,也没人有会计资格,所以,报账员一职还是由身为副局长的刘玲玲兼任。

据了解,刘玲玲所在的区人口较少,经费也很有限,全区行政事业单位的财务工作实行集中管理,会计结算工作都转到区会计结算中心,每个单位的报账员拿着会计凭证到会计结算中心报账。商务局在会计结算中心有专门的财政账户,资金的收入支出都需要走这个账,商务局日常办公、运转费用产生后,发票、单据由局长审核签名后,交给报账员整理并填写报支整理单,到会计结算中心先审核再报账。区会计结算中心工作人员打印付款单后,报账员拿着付款单去结算中心出纳处领取转账支票或者现金支票,而后再去支付给一些公司。

由于单位正常的报销都由刘玲玲到区会计结算中心承办。为了捞钱,她经常找朋友搜集一些加油票,海产品发票,招待费、咨询费之类的发票,然后在这些发票上伪造商务局局长的名字,将这些发票夹带在正常报销的单据中,一起到区会计结算中心去报销。

由于长期从事报账工作,刘玲玲对领导的签字非常熟悉。一有空,刘玲玲就练字,主要模仿领导签字。练了一段时间后,刘玲玲模仿得非常逼真。字虽是假的,但刘玲玲的副局长身份是真的,她拿着这些假单据去报销,区会计结算中心的工作人员分辨不出真假,全部按照刘玲玲提供的单据进行了报账。当然,这些报销来的公款都被她据为己有。

咨询费、公车维护费、酒店住宿费……直到刘玲玲案发,其原单位领导核对商务局在区会计结算中心的票据时才大吃一惊,没想到刘玲玲的胆子如此之大,冒充他签了那么多不知情的发票。到案后,经刘玲玲辨认,在区商务局2013年4月至6月、2013年7月、2013年8月的三本会计凭证中,共有15张发票是刘玲玲仿冒单位“一把手”签的名。

帮退休职工“藏”养老钱

从2004年开始,烟台市某区医保个人账户资金使用IC卡管理,只能在当地刷卡使用,在外地居住的城镇退休职工的医疗保险个人账户资金无法刷卡使用,必须去医疗保险事业处提取现金。每年的1月到3月份,烟台市某区医疗保险事业处工作人员会将各单位人员名单和领取金额做成表,交领导审批后给财务科,然后由出纳会计把钱发放给各单位。

烟台市某区塑料厂以前是军转地方企业,后来划归刘玲玲所在的区商务局管理。该厂以前的退休职工很多都在外地居住,每年都是由刘玲玲到区机关事业单位医疗保险处帮他们统一提取现金,再分别发放。

2007年至2011年,刘玲玲一直帮退休职工领取了5个年度的医疗保险金。按照要求,这些钱必须一一付给退了休的职工们。但看着这些职工的养老钱,缺钱的刘玲玲又动心了。每次取回来钱之后,刘玲玲不仅不发给职工,还悄悄地不发布信息。有些熟悉情况的职工找上门来要的时候,刘玲玲才告诉他们钱已取回来,便按照规定发给他们。而对于那些没有来领取的,刘玲玲都帮他们“藏”了起来。直到最后,刘玲玲将这5年取出来的没有人来领的医疗保险金全部用来还债和消费。

2010年,当地一家网具有限公司的5万元废旧设备款放在国有企业二轻公司。这家网具有限公司是二轻公司的下属企业,二轻公司隶属于商务局。2013年,二轻公司的财务人员林小玉面临退休。退休前,林小玉将二轻公司的账目和这笔5万元废旧设备款移交给刘玲玲。林小玉至今记得清清楚楚:1万元一捆,一共5捆。当时,林小玉除了给刘玲玲5万元现金,还给了她这笔5万元废旧设备款的账页,其实就是简单的一张纸,记明了收废旧设备款多少钱,还有多少余额。刘玲玲收到账目和钱后,又是悄悄地把钱“藏”了起来。时间一长,领导把这笔钱忘了,而二轻公司也已经没有人了,这笔钱也就没人管没人问了。见状,刘玲玲不动声色地把这5万元钱拿去消费和还债了。如今,这笔废旧设备款的账页,也早已不知去向。

2013年,商务局外资科办理外资企业年检,按照以往工作惯例,每个企业都要收取一定的办理费用。这项费用虽然是外资科对外收取,但是具体收钱还是商务局财务人员负责。刘玲玲便利用自己报账员的身份,收钱存钱。最后,上交的时候,刘玲玲私自截留下一笔钱用于个人消费。她当时想:自己先用用,等有钱了再上交。但是,直到上交期限到了,囊中羞涩的刘玲玲也没能凑够钱上交。

将30万元公款挪走还债

2012年12月份,区商务局为当地一家毛纺有限公司争取了一笔25万元的淘汰落后产能专项资金,因为之前这家毛纺有限公司欠区商务局30多万元钱。在这笔钱拨付之前,商务局主要领导就跟这家毛纺公司的总经理商议,将其中的15万元尽快还给商务局。

当时,刘玲玲跟这家毛纺公司的会计一起去的区财政局领款,财政局出具了25万元的转账支票给了毛纺公司会计。回到毛纺公司后,会计给刘玲玲开了一张15万元的现金支票。因为到年底了,刘玲玲手里的正规收据已经用完,就给毛纺公司会计打了一个简单的收条,把15万元的现金支票拿走了。刘玲玲本该拿着现金支票去银行把现金取出来然后交给区会计结算中心,入到区商务局的账户上。可是,刘玲玲当时手头十分缺钱,就到银行把现金支票换成了一捆捆的钱,之后,就把取出来的15万元现金用于还债和消费了。直到2013年5月21日,刘玲玲四处筹款终于借到了15万元交给区会计结算中心,入到区商务局的账户上了。

2013年11月份的一天,局主要领导又找到了刘玲玲,让她去一家公司将剩下的30万元取回来。刘玲玲到了那家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后,总经理立即安排出纳会计到银行取30万元现金交给刘玲玲。不过,拿到钱的刘玲玲并没有把钱上交。此时的刘玲玲因为高消费,在外面又欠了不少债务。看着手里的30万元现金,有些急红了眼的刘玲玲便打起了歪主意:自己先拿来周转一下,局里领导问起来,先找个理由推托,等手头方便了再想办法还回去。就这样,胆量异常的刘玲玲将30万元公款全部挪走拿去还债了。

30万元不是一笔小数字。刘玲玲本想用几天就还回来,但是平时大手大脚的她早已被多项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根本无力偿还这么一笔巨款。后来,局领导多次找刘玲玲催要这30万元钱,债台高筑的刘玲玲只能口头答应,一拖再拖,一直没有还上。后来,局主要领导调走了,刘玲玲就没再和他联系,新来的领导不了解情况,刘玲玲就一瞒再瞒,一拖再拖。直到案发,刘玲玲也没有将这笔钱交上去。

经核查,刘玲玲共贪污公款38.3万余元,挪用公款17.7万余元,其中有15万元挪用后归还,据刘玲玲交代,她贪污挪用的41万余元的公款,大部分都已经用于消费和还债了。

前不久,烟台市某区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刘玲玲无视国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共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其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巨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来源: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